您现在的位置:汉阴县人民政府>锦绣汉阴>人文汉阴

人文汉阴

山河故乡:汉阴故城汉阳坪

作者:伊 洋 来源:汉阴发布 发布时间:2019年02月13日 11时05分

序言


  小镇虽小,名头不小。早名安阳,也曾名安康,后为汉阴。唐时一场大水颠倒了乾坤,交换了阴阳。山南水北为阴,山北水南为阳。7000年前,这里就有居民,7000年后,现在这里几乎都是移民。老移民从湖广而来,新移民自周边乡村而至。老汉阳人,许多搬去了汉阴,依旧习惯性居住城南。千年之后,老汉阴人又陆续回到了汉阴。汉阳依旧还是汉阳,只是那里再也不是吊脚楼林立的汉江古渡小汉口了。唯有过年才做的汉阳蒸盆,依旧会在大年三十这带的汉江两岸飘着香,那是实实在在蒸出来的蒸盆子。

  那年头,这条江比现在肥,从这头到那头,好遥远,坐船都要半钟头。心情不好时,我就去跳河。一跳就从江南跳到江北,爬上岸,然后坐在江边构思伟大梦想。江水拍打着脚背,有渡船解锚,绵长沙滩尽头传来:哎……船老板,等一下哦!这声音,还有江上的汽笛声,萦绕着我整个童年。古渡入口,是儿时的家和少年的梦。现在的江,比我还瘦,每当上游电站关闸,卷起裤管就能趟过这条叫汉江的溪流。


  一阴一阳谓之道,乃《周易》核心哲学思想,刚柔、仁义、寒暑、日月、男女、昼夜。世间一切事物,都有阴阳,或者说,都可以分为阴阳。

  山南水北谓之阳,山北水南谓之阴,现如今的汉阴和汉阳是个例外,来了一个乾坤大挪移。万变不离其宗,如同一枚硬币的两面。

  唐朝时期,汉阴就在现如今的汉阳。所以,有汉阳,就有汉阴;有凤凰山,自然也有个龙岗岭;有大气磅礴的汉江,那也有小家碧玉的月河……




  汉阳是个非凡小镇,说是镇,其古时确为城池,坐落在汉江中上游。上有喜河,下有漩涡,汉阳就在两者之间。汉阳很小,小得人们称之为汉阳坪。汉阳很大,大得安康城、汉阴城、甚至7000年前汉江流域人类文明史,与这个地方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直到现在,还有诸多未解之秘。



  20万年前,一场石破天惊的造山运动,造就了石泉马岭关,硬生生地让古汉江拐了一个弯。汉江故道变成了如今的月河川道,奔流的江水在凤凰山南的丛山峻岭间一路东进,冲到如今月河的入江口才重回正道。



  7000年前,新石器时代,汉阳坪对面阮家坝,居住着一群古人,他们从茹毛饮血到围猎捕鱼、刀耕火种,从巴族部落到庸国领地,从秦汉魏晋南北朝,到唐宋元明清,历经无数朝代的更迭,这里都是人类活动的据点。



  “安阳”、“安康”、“汉阴”这几个地名的历史,甚至是大名鼎鼎的汉王刘邦、唐朝诗人孟浩然写下的《登安阳城楼》,怀让禅师的出生地,都与汉阳坪这个地方有着暧昧不清的关系。



  上世纪80年代,省考古研究所,考察新石器时代遗址的时候,在收获了大量石器、陶器等文物外,还意外在阮家坝西侧发现3万多平方米的古城遗址,发掘出汉唐的长条城墙砖及绳纹板瓦、筒瓦等,算上阮家坝的面积,15万平方米的城池,在古代也算得上小有规模了,有多位学者经过考证,认为此地是古安阳城旧址,只是因为历史记载的不明朗,一直没有确凿的认定。



  关于古安阳、古安康旧址的秘密,终究会有正确的答案。然唐时此地故名汉阴是没有争议,后因汉水泛滥,城池被毁,于宋绍兴二年(公元1132年)县城迁至今汉阴。老汉阴变成了汉阳坪。



  虎啸鱼游齐归汉,龙飞凤舞俱朝阳。一位民国老先生的藏尾诗,在我记忆里珍藏了30年。诗尾链接,合成汉阳。诗是我的初中语文老师邹定文解读的,实意融入了周边小地名到诗中,如凤凰山、鲤鱼村等等,都与诗中一一对应。当然,诗中表达的意境更为深远。作为曾今水运发达的码头重镇,这里有着海纳百川的气概。



  明清湖广大移民,给古老的汉阳坪带来了巨变。当年移民,或乘舟楫而上,或从巴山跋涉而来,能落户江边繁华地带的多是大户人家。他们建造了湖广会馆,也带来了南方精明的商业头脑,通过一条汉江,连上通下,上至汉中,下到武汉,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。就连饮食也弄得富丽堂皇,号称“众菜无人尝,只因蒸盆在”的大菜,汇聚了湖南的“团圆大蒸盆”和湖北肉糕的制作工艺,加上本土食材,和特殊的做法,如今早已是“陕西名菜”。



  前几日,我收到一位堂叔发来的汉阳老照片,拍摄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古色古香的街道,勾起了许多幼时的记忆。

  记忆中的吊脚楼,夏日脚下咆哮的江水;逢场时,人们背着背篓、挑着箩筐、提着篮子行走在狭窄的街道,应季的水果最让人垂涎欲滴;后街古老的电影院,卖票大叔的职业让我们这帮小屁孩充满着向往;每到雨季,雨滴在青石板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,让幼小的我有了诗意的伤感。


十一


  幸好还有我们的石羊滩,那一片白茫茫的沙滩是夏天的乐园。汉江边的男人,很少有不会游泳的,我就是被人一脚踹进水中瞬间学会了游泳,也因为偷着下河挨打无数。


十二


  13岁的我,美女都比不过水的诱惑,有女生和男生同时相约,毅然决然地选择和男生一起下河游泳。对于水,当年的我是没有免疫力的。横渡汉江,那是常态。现在回头去看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冒险,每年因私自下河游泳酿成的悲剧,才明白当年的挨打是有道理的。


十三


  上街头下面的江滩是猪市坝,平时交易猪牛羊的地方,那些买牛的人,掰开牛的嘴看牙齿,当时很不明白,更不明白的是,双方用手在袖筒里比划,后来才知道,是在比划价钱,看牙齿是看牲畜的年龄。猪市坝终年一股包含青草味的粪便味道,因为这种味道的存在,我们很少在这里逗留。不过,每年春天的物资交流大会,让这片江滩变得热闹非凡,更让年少的我们流连忘返。耍猴的,玩杂技的,套圈圈的,唱戏的,卖服装的、百货的,各种平常难得一见的稀奇玩意,让这场盛会成为每年最向往的事情。


十四


  洪水季节里,汉江咆哮而下,街上的人处变不惊。水位时刻有人检测。水大了,该搬家的搬家。一户搬家,全街帮忙。


十五


  汉江温柔时有情,咆哮时无情。夏季的洪流,带来人畜的尸体、树木和各种物品,沿江家家户户几乎都有抛勾,大多五爪,用油桐树枝制成。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,每年打捞浪渣做柴火是全家的大事,我曾亲眼见到一个小伙子,为了追回被江水带走的抛勾,奋不顾身跳进洪流……



十六


  大多时间,江水规矩的呆在河道里,每次从江滩走过,看到一排排吊脚楼细小的腿,竟然经受了数百年洪水的考验,都有几分诧异,后来有专家解释,汉江在到达汉阳坪之前,拐了一个大弯,水的冲击力在石泉嘴这一片巨大的礁石滩的抵抗下减弱了冲击力,护佑了汉阳街。直到1983年的特大洪水,眼睁睁看着冲走了一整套木质吊脚楼……于是,整个老汉阳几乎都拆了,吊脚楼的记忆被定格在了为数不多的几张老照片上。


十七


  前些时日,我回老家汉阳,去了对岸阮家坝。听说坝上的土地都已经被征了,今后的规划是旅游村。


十八


  近年,阮家坝发现的古象牙化石,还有鱼头化石、河蚌化石,让安康首次证实了万年前甚至百万年前陕南也有大象出没。当然,这块新石器时代人类生活的地方,从石器、陶器到青铜器的发现,再到今天,这段漫长的时光中,不知还发生过多少动人的故事。如今,在这块人文厚土上,终将有所建树,对未来不免多了几分期望。


十九


  “一里三座庙,三弯一宝塔;两柏一口井,爬柏灵鹊花;若是你不信,桂花树上结枇杷”的灵宝寺,就在汉阳街背后长岭村村部旁。据说,有乾隆御批石雕“灵宝寺”三个字的圣旨牌坊。明末清初曾两次大规模扩建,占地数十亩。每年二月二庙会,吸引多省香客拜访。文官到此落轿,武官至此下马……此庙不凡的过往,有人疑与怀让禅师的盛名有关。昔日的盛况早已烟消云散,如今的灵宝寺,一群老人在这里安度晚年。


二十


  这段汉江,原本只有一道可以过车的索桥,如今,下面又新修了一座汉江大桥,让两岸再也不用担心夏季汹涌的河水阻隔了。